硅谷精神, 硅谷故事,美国硅谷,硅谷口号,硅谷故事,本页内容


 

硅谷的两个口号(价值观)之一:拥抱失败

硅谷的两个口号(价值观):拥抱失败;我们做事不是为了钱。

大卫卡普兰的《硅谷之光》提及的硅谷两大原则,“我们不为赚钱”和“我们容忍犯错”,那里,允许梦想、鼓励创新、宽容失败、激发企业家精神,因此,与其说这本书呈现的是硅谷的过去,不如说是硅谷的气质。?卡普兰的《硅谷之光》较为系统地记录了从硅谷诞生至2000年以前的断代史。卡普兰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刻意去塑造那些所谓的“商业英雄”或“财富神话”,也没有恣意地夸大或修饰,他秉承了新闻记者应有的素养和操守(卡普兰曾任斯坦福大学新闻研究员,之后一直担任《财富》杂志记者,长期关注和报道硅谷IT业动态),只是客观地记录人与事。或许在他看来,因为有弗雷德里克·特曼(没错,他就是“硅谷之父”,开辟硅谷的重要推手和旗手),有他的“任何实验有一天都可能成为金矿”的创新理念与开拓精神,所以就培养了惠普创始人——他的两位学生;紧接着,威廉·肖克利的贝尔实验室发明了晶体管,而半导体材料硅在1971年为一个本来叫圣塔克拉拉谷的地方改名“硅谷”埋下了伏笔;之后,从他实验室出来的“八叛逆”成立了仙童公司;八仙中的诺伊斯和摩尔又离开仙童公司,开启了影响至今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的崛起历程;好玩的是明明是电脑操作系统先驱的加里·基尔代尔因为一时大意,成就了比尔·盖茨的微软系统一统天下的大业;有一段时间,盖茨与拉里·埃里森,全球两家最大软件公司的大佬他们为问鼎中原而展开角逐…… 不管是特曼、盖茨、乔布斯,还是“创投教父”约翰·杜尔等人,他们不过在彼此命运的交织中参与演出了一段又一段激荡而又惊心动魄的IT商业剧。卡普兰以旁观者的姿态扮演了“解说员”的角色。

 

硅谷精神主要有两个:

③您在上课的时候特别强调了“硅谷精神”。根据您在硅谷十几年的工作经历,您觉得那种精神是怎样激发人们的创造力,使人充满激情地去不断探索与发现?在硅谷工作的这些年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您觉得,这种硅谷精神在本科生的学习阶段应当怎样去实践? (来自 http://km2000.us/mywritings/zhong9.html

  • 硅谷精神主要有两个:我们工作不是为了”+我们不怕失败。“不是为了钱”的主要意思是只是一个工具,过度的着重会限制我们的眼光和境界,人也变得狭小,钱是成功的一个衍生物;不怕失败讲的是行胜于言,有意思的人生在于实践,而不主要在于结果,失败只是一种结果,很多时候也是别人和社会界定的,很多时候因为这个,限制了我们人生的乐趣,所以要不怕失败

  • “硅谷精神”对我们的一生都有用,它可以融入我们本科生活工作学习的每一个细节。比如课堂主动发言(不怕犯错),比如通过一些公益活动免费为弱势群体服务,比如规避和纠正社团里的功利思想和沽名钓誉的行为和方向,等等。在选择专业方向和创业方向方面,避免不接地气的大而空洞的课题和方向,着重具体的、点滴的基本的社会需求。

 

1                   EDA story in Silicon valley

这个故事给EDA和硅谷的经验教训是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让大家都有饭吃,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Long long time ago ,在很久很久以前,There is a small village called silicon valley 有一个美丽的山谷叫硅谷,Inside there is an eda 里面有一个叫EDA业界的地方,存在着两家大门派,一家叫CADENCE,一家叫AVANTIAVANTI的前身是ARCSYS,在199511月,它宣布与做验证技术的ISS合并,从此改名为阿凡提(AVANTI)

 

19943月中的一天,在CADENCE办公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气氛诡异,办公室内两个人都面无表情。

 

在桌子后面的是CADENCE的抗把子,约瑟夫·卡斯特罗Joseph B. Costello在桌子前面的是一位来自台湾的中国人,徐建国(GeraldGerryC. Hsu),徐此时是CADENCE芯片设计部的总管,这个名字更像是来自我们祖国内地的革命儿女。

 

徐建国正将手中的辞职信递给卡斯特罗。

“你有什么打算?”卡斯特罗问到。

“我会先去度个假。”徐建国回答。

“闻何闻而来?见何见而去?”卡斯特罗说到,这显然是他最关心的。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徐建国也不含糊,“我将去海滩,听说那里辣妹很多。”

 

数日后,新闻发布会结束,徐建国已经正式接任成为了ARCSYS的抗把子。

他接过卡斯特罗打来的祝贺电话:“原来,这就是你的海滩。我希望你注意着,不要被太阳晒脱了一层皮,记得使用我推荐的防晒油。”

卡斯特罗在电话里关切的说。

 

偶像级巨星卡斯特罗最初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物理学家,专心于科学事业。他在七十年代时就读于美国东岸的耶鲁大学,但是他的女朋友就读的学校却在西岸的旧金山。在完成了在耶鲁的学业后,卡斯特罗转到西岸的柏克利大学继续攻读物理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在National Semiconductor做暑期工,负责端端盘子洗洗碟子。一次在他向女朋友描述完他暑期工的内容时,他女朋友对他说,你似乎喜爱你的暑期工胜过你的博士攻读。卡斯特罗在仔细思考之后,放弃了对博士学位的继续攻读,转而进入了电子行业。在辗转两三个职业后,卡斯特罗在1983年进入了SDA1986年,卡斯特罗成为SDA的总裁。1988SDA与另外一家EDA公司ECAD合并,更名为CADENCE,卡斯特罗任出任抗把子。88年到92年,是卡斯特罗成绩最突出的年份。在他的领导下,CADENCE通过不断扩展、兼并、收购,从88年的排行榜老七,成为92年的行业老大。在9293年时期,EDA市场在硝烟之后,能留下来的是两巨头:

1SYNOPSYS基本垄断了前端技术,占有其中将近六成的市场;

2CADENCE基本垄断了后端技术与验证技术,占有其中将近八成的市场。

其它的EDA公司虽然生存着,市场份额与利润都举步艰难。

 

1991年初,四位原是CADENCE雇员的中国人史帝芬·伍(Stephen Tzyh-Li Wuu),廖育曾(Yuh-Zen Liao),卓艾克(Yuln-Chung Eric Cho),蔡麦克(Michael Mon-Yen Tsai),辞职离开了CADENCE,自己组成了一家新的EDA软件公司ARCSYS。在接下去的两年后,ARCSYS开始推出自己的布局与绕线产品ArcCell,尽管ArcCell还只是在很粗糙的试用阶段,CADENCE已经感觉到它的威胁。ARCSYS如同所有的小新公司一样,虽然有强大生命力,但是销售的能力非常有限。卡斯特罗决定将这婴儿敌人扼杀在摇篮里。

 

92年底,卡斯特罗让他最得力的助手徐建国领导这场针对ARCSYS的战争。徐建国在CADENCE内以他的粗暴作风而出名,徐最喜爱以战场来形容商场,并将中国的孙子兵法中兵不厌诈做为自己的指导。在B小组的内部会议中,徐建国将战役名称取名AK47不是苏联老毛子的突击步枪,”Kill ARCSYS in 47 weeks”,在四十七周内消灭ARCSYS。在市场方面,徐亲自带领着销售人员走访叛变的用户(指抛弃CADENCE而用ARCSYS的用户),询问产品差异的每个细节,问清用户转变的每个原因,并答应每个用户归返的各种条件。在技术方面,芯片设计开始进入亚微米与超亚微米技术时期,旧的通道布线技术将会被新的面积布线技术取代。他给技术人员留下紧迫的创新时间,要求研究与开发部门必须在ARCSYS之前完成新技术的革新。刚出世的ARCSYS的境况面临的危机和挑战。

 

然而转机就在这里出现。1993年底,徐建国与芯片设计部的另一位总经理James Solomon冲突表面化,James Solomon的背景来自技术部门,深受CADENCE设计部门工程师们的尊重。两人为旗下工程师的汇报所属发生争执。最后终于打到了老大卡斯特罗的面前。卡斯特罗在事件的最后站在了Solomon一边,并从公司外面再请了一位总经理。这对徐建国打击沉重,徐建国将这种将帅间矛盾的失误归到卡斯特罗身上,他下了离开的决心。ARCSYS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作为中国人的他们深知最了解他们的人恰恰就是敌人,所以徐建国前往海滩看辣妹的代价就是ARCSYS总共五十五万股股票、每股票面价值三毛的购买权,这在三年后大约价值二千多万美金。

 

CADENCE自不肯咽下这口气,两家公司东扯西扯之后,终于达成了暂时性的协议:

一、徐建国的上任时间从四月推迟到七月,以便交接在CADENCE的工作。

二、在1994年内,ARCSYS不得招聘任何CADENCE的职工。

结果是1995年刚过的第一个月内,有9名工程师离开CADENCE加入ARCSYS

 

这让我们回忆起一开头所讲的故事。

19943月中的一天,在CADENCE办公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内,气氛诡异,办公室内两个人都面无表情。在桌子后面的是CADENCE的抗把子,约瑟夫·卡斯特罗Joseph B. Costello在桌子前面的是一位来自台湾的中国人,徐建国(GeraldGerryC. Hsu),徐此时是CADENCE芯片设计部的总管,这个名字更像是来自我们祖国内地的革命儿女。

徐建国正将手中的辞职信递给卡斯特罗。

“你有什么打算?”卡斯特罗问到。

“我会先去度个假。”徐建国回答。

“闻何闻而来?见何见而去?”卡斯特罗说到,这显然是他最关心的。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徐建国也不含糊,“我将去海滩,听说那里辣妹很多。”

数日后,新闻发布会结束,徐建国已经正式接任成为了ARCSYS的抗把子。

 

 

CADENCE不肯咽下这口气,在这之后还是找到了一个报仇的机会。

19949月,某一天,一位CADENCE的前工程师在使用ArcCell时,发现在开了太多颜色丰富的其它软件时,ArcCell会有时无法得到应有的颜色显示,而报告一条出错的信息。这是工作站软件因为采用X-windows常有的一个毛病,不同软件的颜色分配会出现冲突。这本来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

 

然而这条ArcCell的出错是这样的:

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这条错误本来是意图写成:

Error: 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事情巧就巧在世界是如此之小,而这位CADENCE的前工程师正是这段程序的创造者,这个小小的语法错误因为实在没有修改的必要,从来就没想去把它修改正确。这位仁兄的阶级斗争觉悟是很高的,自然把这件事报给了卡斯特罗。卡老大牙痒痒的想收拾AVANTI很久了,如今铁证在手,哪会手软!

持续5年的官司在 2001725日有了结果,最终判AVANTI赔偿CADENCE一亿九千五百万美元,创下硅谷知识产权官司中,公司对公司最高赔偿金额的刑事案件。另外,AVANTI的抗把子和有关工程师都有巨额罚款,甚至被监禁。

 

5年的时间发生了这样一些事情:

一、置身事外的SYNOPSYS继续其前端技术的领先,目前拥有八成五的市场。

二、AVANTI1996年采用”洁净室”手段重写其Arccell的源程序,以保障其合法性,新产品称为银河与阿波罗(MilkywayApollo)。

三、AVANTI的布局布线因为在时间驱动技术(Timing-driven)上的优势,继续扩大其市场份额,到2001年与CADENCE大致各占市场的四成。

四、原来的MENTOR Graphics重新进入EDA市场。以多层次验证(Hierachical verification)取得验证市场以及一些新市场的最大份额。

五、偶像老大卡斯特罗在1997年看破红尘离开CADENCE。按他自己的说法,与AVANTI之战让他恶心,在收购一家名为CPEDA公司后,终于可以将责任推给新的抗把子,从而脱离EDA这个让他辉煌又让他伤心,总之让他非常投入的舞台。

六、2001123日,SYNOPSYS宣布将以八亿美金收购AVANTI。八亿中的一亿是给AVANTI原董事局的数位董事,以保证他们在将来不会出现在SYNOPSYS的任何管理阶层。SYNOPSYS以金钱来洗清与原来AVANTI众人的联系关系。在这一亿美金中,徐建国个人将得到大约四千万美金。

七、徐建国99年成立Elaire Group Inc...青岛公司叫Mainet...

八、那位写错标点符号位置的CADENCE的前工程师,因为汇报了自己的这个错误,获得了赔款1%的提成,也就是一百九十五万美刀。

 

这算是EDA 市场目前暂时归于平静。

 

 

这个故事给EDA和硅谷的经验教训是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让大家都有饭吃,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回顾两个输家的结果

到二○○一年,EDA 市场可算是出现四大金刚的局面,从销售额上:

第一 凯登斯,大约十五亿美金。

第二 Synopsys ,大约九亿美金。

第三 Mentor Graphics ,大约七亿美金。

第四 阿凡提 ,大约四亿美金。

 

 

这数年的争执,可说对凯登斯与阿凡提都是不利的。凯登斯逐渐消失了自己在

后端与验证市场的垄断地位;阿凡提则一直生活在官司的恐怖状态之下,最终被压

垮;而旁观的Synopsys加强了自己的前端垄断地;Mentor 则借机东山再起。

 

即使对卡斯特罗与徐建国两人来说,也是糟糕的。

卡斯特罗在九七年心灰意冷离开EDA 领域,因为个人感情参与太多而导致与整

个硅谷EDA 界的某种敌视(因为在阿凡提盗窃一案中,EDA 各界反应冷淡)。

而徐建国目前绝大部分时间在台湾,也不愿意回到硅谷,现在硅谷的工业界已

经将其视为犯罪分子,不再有任何的个人信用了。

 

 

 

失败的心理发泄

生是体验,在体验的世界里,没有成功与失败 。

不要在乎成功,只是一直在走。“成功”是别人的客观,“走”是自己的。
失败多好玩儿。耶诶!!!!

失败的快哉,人生就是失败,上帝喜欢看热闹,好玩,你的死也在看,看热闹。god just want to see you jerk yourself, everyone love to make fun of you, don't be "the end of world"

人生是一场学习,不要被所谓成功与失败的人类概念所左右。成功带来名与利,而失败带来人生的味道!有味儿!有很多时候,失败和羞辱比光环与明星更值钱。 当人离去的时候,成功和失败一样,都带不走,有什么区别吗?20世纪及以前的的教育过多强调成功、名利、结果,造成对人生 ,价值观,和人生体味的一种误导和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