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古城·书呆子书店

有阳光的午后,我在这里


进门后靠左边的书架,有旅行类、文学类的书籍。


靠右边书架上,全是外文书,这让我想起了帝都外文书最多的书店:老书虫。


这里有原创老照片做成的明信片,也有原创的诗集做成的小本本,还有纯手工的笔记本。



 


这是晚上的书呆子,跟下午截然不同,灯光很亮,方便大家阅读。


呵呵,你想坐在这里看书么?


我其实很想一个人躺上去,看累了就闭上眼睛,嘻嘻,发呆,做个书呆子挺好滴!


 



 


 

喜欢外文书籍的朋友,一定要去书呆子喔



 


 

看的出来,书呆子的外文书收藏了多年,有些书页发黄了



 



 


 

 



 


 

这次给自己写了明信片,告诉自己:坚持“摄”下去吧,好摄女爱书吧


大理书呆子书店就在古城,很好找的,呵呵,他们也有微博@大理书呆子 喜欢的朋友一定要去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862b870100yj2u.html

 

 

上海交大·曦潮书店

曦潮入住上海交通大学华联生活中心,闹中取静,别有洞天。思源之畔,今有曦来;华联之中,已有潮来。让我们走进曦潮,去触探书店的温度,领略爱书人心中,天堂的模样。

自从学人书店搬离上海交通大学后,交大03级的几个校友决定放弃他们本来的事业,一心投入到母校的人文生态圈建设,不能让交大没有一座具有人文主义情怀的书店。赵忆嘉、吴晓璟、陈一帆等人合办的“曦潮书店”于是诞生。虽然他们如今依然没有找到实体书店的盈利模式,书店每月仍然亏损2—3万元,且还是在他们不拿一分工资,自己负担生活费的情况下,这些对于生活充满着执着幻想的人们依旧坚守着自己心中的梦想。

曦潮书店创办人之一的吴晓璟的一句话也许代表着很多人的内心想法:“为我不想再想过去的这十年,身上没发生一件值得说说的事情,不能让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成为过去十年的重复。”于是,从梦想出发的他们,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这条荆棘遍地的理想主义道路。

“当下即是”是曦潮书店的一句口号。因为曦潮本来就是他们梦想的模样,性格的影子,坚持下去的所有理由。赵忆嘉、吴晓璟、陈一帆和武森幸运地在交大彼此遇见,“在黄昏里挂起一盏灯”,像一群理想主义的诗人在人文的生活里且行且歌。而交大,在一旁静静包容与见证着他们与曦潮所有的成长。

以下是微信公众号“南洋通讯社”10月31日发布的全文内容。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最近,曦潮书店很火,就是那家开在学人原址上很文艺的安安静静的书店。

在曦潮有这样一个比喻:书店是棵树,创始团队像树根,提供养分和支撑;以曦潮独立书记分类体系为代表的书籍是树枝;全职员工是曦潮叶子,曦潮的实习生们是提供活力和能量的“线粒体”,而热心曦潮的朋友们是阡陌交通的“内质网”。

我们关系这棵树土壤之上的茁壮,自然也好奇地下树根的模样。

曦潮的创办者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坚守人文土壤的斗士,还是与实体书店主流逆行的理想主义者?既然有心成树,那这群人是否真的有定力去让曦潮在交大慢慢植根愈深?只听闻是交大校友,那他们与交大、和曦潮的故事又是如何再续与开始的?带着种种疑问,我采访了曦潮背后的他们。在曦潮二楼与他们聊天的这两个下午,我以为是值得与大家分享的。

赵忆嘉:若是有梦,当下即是

“既然要去做一件理想主义的事情,那首先就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理想主义的人。”

在2014年的毕业典礼上,张杰校长提到过交大的两位校友。其中一位,就是她——2007年毕业于化学化工学院的赵忆嘉。最近,她的另一个身份也渐渐为人熟知,曦潮书店的创办人。提起被张杰校长点名这件事,赵忆嘉很羞涩地笑了,感慨地说:“其实,曦潮书店最初被大家知道,多半是因为张校长在交大毕业典礼上的讲话吧?那是夏天的事情。其实,张校长第一次来书店的时候,我们书架上的书还没有上满呢。曦潮很幸运,在最初最茫然的时候,就得到了母校的温暖理解和支持。”

初见赵忆嘉,瘦瘦小小的模样,说话轻身细语,与她交谈自会被那种安静的气场强烈吸引。使赵忆嘉萌生开书店念头的,就是那篇被疯转的船建学院博士郁程学长在交大饮水思源BBS上发表的《没有书店的大学?》。这是一篇在那段学人即将退出交大的日子里,你还有我都读过的先是惊讶转而又扼腕或是陷入思考的文章。当时激起的浪那么大,最后偏偏引得赵忆嘉“纵身一跃”,一头扎进已被判为夕阳产业的实体书店“这个大坑”。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如果回头再看当初读到的这篇文章时的心理,绝大多数人应该只是会认为确实得有人来做这件事,让交大重新又人文书店,但好像这个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是自己。“而你说干就干了,有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是你来做这个事情?”我问。“对啊,为什么是我?”赵忆嘉开始静静思索答案,好像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在她身上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一个反应。“当时在地铁上读到这篇文章,就觉得交大不能没有书店啊。那我愿不愿意来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我愿意啊。不过当时心中其实是没有明确答案的,只是我个性不喜欢纠结,信箱,人在北京,不懂书业,瞎想也没用。不如去实地看看。”第二天,赵忆嘉就从北京飞回上海,来交大实地考察了一圈。

但要让“我愿意”落地谈何容易。对于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开书店的赵忆嘉来说,从现状来看,生活,工作,家庭都已经安稳地落地北京,同时职业发展也很明确的是专利律师的道路。会母校开书店固然是一件 有意义的事情,是那种恰好契合她“因为自己的存在能够让周遭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点”这个小小理想的有价值的事情,但一个非常尊敬的长辈也曾这样提醒过她:“一旦选择这条路,那未来最难的,将是学会如何面对他人的误解。”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赵忆嘉在证明给一万个人看之前,就已经得到了一群明白的人。她拉来大学好友,同为交大03校友的吴晓璟和陈一帆,一起一心扑在书店上。在那个学人刚走,新书店该是什么样子都还没有着落的时候,曾经学人书店的店长,在赵忆嘉的挽留之下也选择留在未来的曦潮。当然,还有她的丈夫。“我记得,当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做书店这件事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丈夫,他并不惊讶,只是说‘这不就是你会做的事吗?’我当时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时候连我自己也没有确定,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呢。有时候他可能比我自己更懂我,也可能因为他也是交大人吧,我们都很能理解这种情怀。”提起这段始于交大的爱情,赵忆嘉微微一笑:“故事一讲就太长啦。本科的时候他是班长我是生活委员,总之很美好的。”

可是即便有爱人朋友的支持、有白羊座不纠结的特质,丰满的理想在骨干到近乎残酷的现实面前,也许从来就没有天生笃信罗曼·罗兰所说的那种认识生活真相后依旧满怀热爱的英雄主义。在这条又太多前人倒下的实体书店创业道路上,赵忆嘉也曾经历过每天游说、每小时碰壁、每分钟处在沮丧中的痛苦状态。“起初根本找不到盈利模式。所有的方案都是亏损,所有前辈都告诫我这是个大坑。”直到有一天,她为了书店装修的方案去找一位资深建筑设计师帮忙,这个她叫他“兔子大哥”的人看不下去她当时颓丧的状态,一语点醒她——既然要去做一件理想主义的事情,那首先就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理想主义的人。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我想兔子大哥大致是要告诉我这个道理,”赵忆嘉补充道,“书店这件事情我本来就没有做过,而且现在中实体书店的盈利模式本来就是大家很未真正探索出普世盈利模式的事情。如果要先靠咨询前辈和市场调研琢磨出一套大家都相信认可的盈利模式,再去做,那么就永远都不要做了。”

“一件事情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能够做成,那就无法感染带动别人和你一起做。做一件事的原始动力一定只能来源于自己内心的坚定,而不是别人的认可,不然永远只能做社会要求你做的有过先例的事情。”

心态上的转变无形却深刻。现在书店每月净亏损2-3万(三位创业者不领工资,自行负担生活费)的财务状况确实不容乐观,但为了让书店健康的长久的开下去,赵忆嘉选择直面现实,积极探索大家实体书店的突围之路。“既然现在没有退路地必须把这件事做成,那么办法总会有的。”真的理想主义了有没有,但办法也真的有了。“O2O”线上文化分享互动、线下文化沙龙和书籍服务结合的尝试;以“边界”读书会为代表的一系列带状读书交流活动的举办;和交大TED、思源公益等社团的合作;文化周边产品链“曦潮记”的初具规模……一张构建校园“人文生活常态”的曦潮未来发展蓝图渐渐清晰。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翻开赵忆嘉的履历,交大本科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北大法律知识产权方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审查,最后进入律所成为一名律师。然而最后的最后,却还是回到了交大,去从无到有地做曦潮书店。对此,她很简单地说:“‘构建校园人文生活的常态’是很有意义的。觉得还是可以去做点什么的。”也许,曦潮的品牌理念“当下即是”,说的不只是曦潮的诞生,还有她自己。“其实最痛苦的时候往往是停滞不前,拼命纠结的阶段,与其纠结不如放手去做。真的着手做了,虽然现在财务上的、发展模式上的压力不小,却也不以为辛苦和无助。人是活的,曦潮是活的,那办法总会有的。”

也许自会有人,是小小身体里藏着巨大能量的,是可以轻轻淡淡就让人觉得很有力量的,有她在,曦潮该是真的会在交大扎根,不会离开了。

 

 

 

 

吴晓璟:人总不能一辈子循规蹈矩

“为我不想再想过去的这十年,身上没发生一件值得说说的事情,不能让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成为过去十年的重复。”

熟悉曦潮的人都知道,曦潮的微信公众号每周六会推送《一只球球一只专栏》,吴晓璟就是那只球球,和赵忆嘉轮流写这个专栏的曦潮另一位创办人。至于这个有趣的绰号,球球说有一个很不有趣的来历,“以前室友问我团团和球球你挑一个吧,我想既然题目本身已经如此艰难了,那就随便选球球吧。”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在跟赵忆嘉的聊天中,第一次听到球球的故事:“我开书店这件事了解我的人其实多半不惊讶,但球球做这件事谁都没想到过。辞职创业的过程,她比我难多了。”后来了解了大概,就有了这样的感觉——球球的挣扎是绝大多数内心都会有的挣扎,而她的抗争却是少数人会付诸行动的抗争,至于这个整个故事,兴许是一个能启发不少人的故事。

球球大学时是赵忆嘉的室友,毕业之后如愿成了一名老师。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就是一个“从小循规蹈矩,听话懂事,能在规章制度之下适应得非常好”的人,所以无论是学习生涯还是工作 以后都不可谓不顺利。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但这个向来因为好奇心作祟而喜欢涉猎各种奇奇怪怪、冷门偏门的书的文静姑娘,其实内心并不安分,当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当老师之后便懂了辞职的念头,“因为我不要再像过去的这十年,身上没发生一件值得说说的事情,不能让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成为过去十年的重复。”所以当得知赵忆嘉想开书店,球球心中蠢蠢欲动的念头再也无法平息。

在神龟麻辣烫她对赵忆嘉说:“赵忆嘉,要不我来和你一起做书店吧。”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随之而来的是父母的极力反对。在当面沟通已经失效的情况下,球球给父亲写了一封几千字的信。信中,球球极其诚恳地寻求沟通,全然坦诚地分析辞职开书店的利弊,也说出了多年来一直深埋于沉静外表之下不曾为父母所知的内心的波澜。因为这封信,父亲最终被说服。“从小到大好像没有过真正深入的交流,似乎只要没有太大的冲突,自然而然就忽略了交流的必要性。”球球说,“之所以选择写信的方式,不是没有勇气直面父亲,而是要说的话太多,写信是唯一可以毫无阻隔一次说清的途径,也确实奏效了。”

 

 

 

 

对球球来说,人生轨迹的这个重大转向从来不是一次心血来潮,踏实如她又怎么被一时冲动击退骨子里的谨慎。她说,因为心中那团小火苗一直未灭,“那种因为未知的可能所带来的对生活的渴望”一直都在。

环顾周遭,与社会接触越久,对未知生活的渴望就越小,棱角殆尽似乎已经是常态,球球把自己身上这种“反常”的意识觉醒归功于从小养成的“阅读习惯”——不断的阅读会让人保持一种思考的生命状态,不断内省,而不致在不随己愿的轨道上偏行太远。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球球喜欢看F1,曾经是那种每站赛前1小时不守在电视前就会抓狂的超级车迷。她喜欢把F1的变化莫测当命运解析来看。“不然要怎么解释领跑了300多公里后离终点线还有30米时的爆缸?(观察者网注:此事件发生于2006年的澳大利亚大奖赛。时任本田车队车手的巴顿在离开最后一个弯道时,车后部突然冒出熊熊烈火,本田引擎在最后时刻爆缸。在离终点线还有不到50米的地方,本田RA106赛车停住了。不过,那场比赛巴顿虽然是杆位(第一名)出发,但爆缸事故前,他排在全场第五位。口述者的记忆可能出现了一定偏差。)要怎么解释原本平静无波、让人看得呵欠连篇的跑圈圈因为天空飘下来的两滴雨丝瞬间就变成了一场混战?”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06年澳大利亚站,因为爆缸,本田车队车手巴顿最后一圈时在终点线前50米不到的地方停住了,失去了到手的积分。

是啊,人生无常,曦潮就像那两滴雨,球球自己都没有预设过当下此刻的自己。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切都是要在踏踏实实地在赛道上绕足那么多圈之后,才有可能发生、发生了也才有意义的事情。

关于曦潮,还有两个人不得不提。

同为交大03级校友的陈一帆,作为曦潮创业团队中的一员,负责书店所有的设计工作。低调的他一向坚持不接触媒体,即便这次有幸采访到他,也只愿聊聊自己的设计。当初赵忆嘉邀请他一同创业时,他刚才法国进修艺术学成归国,颇具艺术家气质的他毅然抛下设计工作,来到曦潮亲力亲为。有人说第一次走进曦潮时,无论格调还是选书仿佛感触到一种温柔的气质,后来听闻书店给人的感觉像是陈一帆性格的外延,柔软又为人着想。所以若是想要好好了解这位曦潮的设计师,多去书店逛逛便是了。

最后是武森,曾经学人书店的店长,现在依旧留在交大的书店里。赵忆嘉曾经在《是谁传下这行业,黄昏里挂起一盏灯》里写过一个关于武森的故事。学人撤出交大时,武森他们把书从书架上撤下来,再一个一个按出版社打包准备退回。赵忆嘉在一旁看,最后没忍住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和商务印书馆的书都不打包啊?”武森一贯腼腆地笑,一贯慢条斯理地说:“那是好书嘛,留到最后吧。这样它们有最多时间有机会被发现被买走。”哪那一个瞬间,赵忆嘉学姐就决心一定要给曦潮把这店长留下来。至于武森,看着一群书业的门外汉一心扑在当时还没谱的曦潮上,与装修师傅同来同往满身干劲,就也心甘情愿留下来和赵忆嘉他们一起做好一个曦潮了。

 

 

 

 

曦潮书店背后的他们: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曦潮书店内景

在新近上线的曦潮书店官方微博里,简介是这样一句话:上海交通大学独立书店,力图构建校园人文生活的常态。本然如初,当下即是。“本然如初,当下即是”是曦潮的品牌理念,大致可以理解为:回归万物本来的样子,发现自身最真实的存在,然后想到了,就去做吧。八个字形容曦潮背后的他们,是不是也恰好合适?

就是全然契合的。因为曦潮本来就是他们梦想的模样,性格的影子,坚持下去的所有理由。赵忆嘉、球球、陈一帆和武森幸运地在交大彼此遇见,“在黄昏里挂起一盏灯”,像一群理想主义的诗人在人文的生活里且行且歌。而交大,在一旁静静包容与见证着他们与曦潮所有的成长。

 http://www.guancha.cn/culture/2014_11_01_28191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