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国际的差距   http://km2000.us/mywritings/zhong4.html  在物质上,中国是西方,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未来市场和希望。心的权利,包含选择生活的方式,选择信仰的权利,是中国人的未来权利。尊重人权,是发达国家基本现象。

在物质上,中国是西方,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未来市场和希望。虽然现在还有差距,但这已经不很重要了。

中国在人权上还有理亏。人权的核心在于心的权利,尊重人权,是发达国家基本现象。心的权利,包含选择生活的方式,选择信仰的权利。信仰不是逻辑,他是“很不讲道理”的。信仰的权利,是中国比较敏感的话题,因为有很多界的农民起义都与迷信宗教有关。不过应该指出的是,迷信不是起义的原因,起义的原因是没饭吃,没房住,太穷了。迷信只是起义的借口而已。而这个不和平的原因呢,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不在了。在当今的中国呢,信仰可以谈了。在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信仰是一个基本的权利,中国也应该一样了。人也应该有选择生活的方式,但是有一条,这种方式不能造成对别人,对自然界,对生灵的伤害。

中国的环境在变好,这是不争的事实。20世纪,及之前的几百年,中国不和平,中国也不进步。在这几百年里,中华民族在折腾。中国在追求民权,追求民主,但是最主要的,对于政府和领袖,是国家的统一与和平,这是毛先生,将先生,邓先生毕生追求与奋斗的理想。现在,他们的理想达到了。中国统一了,和平了,没人饿死了,没人造反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好了,国家也没人欺负了,中国已经具备了尊重人权的资本。时至21世纪,尊重每个人心的权利,是时候了。

中国在进步!在稳定的基础上,人权是中国的方向。

 中国的人权问题,21世纪是尊重心的权利中国人的信仰的权利

人权的核心-心的权利。尊重人权,是21世纪的基本现象,在每个国家都一样,尤其在中国。中国在变好,这是不争的事实。20世纪,及之前的几百年,中国不和平,中国也不进步。在这几百年里,中华民族在折腾。中国在追求民权,追求民主,但是最主要的,对于政府和领袖,是国家的统一与和平,这是毛先生,将先生,邓先生毕生追求与奋斗的理想。现在,他们的理想达到了。中国统一了,和平了,没人饿死了,没人造反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好了,国家也没人欺负了,中国已经具备了尊重人权的资本。时至21世纪,尊重每个人心的权利,是时候了。

中国人的信仰的权利:信仰和宗教,是中国比较敏感的话题。心的权利,包含选择生活的方式,选择信仰的权利,信仰 这个东西很神秘,它不合逻辑,它是“很不讲道理”的。信仰的权利,是中国比较敏感的话题,因为有很多界的农民起义都与迷信宗教有关。不过应该指出的是,迷信不是起义的原因,起义的原因是没饭吃,没房住,太穷了。迷信只是起义的借口而已。而这个不和平的原因呢,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不在了。在当今的中国呢,信仰可以谈了。在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信仰是一个基本的权利,中国也应该一样了。人也应该有选择生活的方式,但是有一条,这种方式不能造成对别人,对自然界,对生灵的伤害。

关于宗教是鸦片的说法:宗教的确可以可以让人着迷,象电子游戏一样,象鸦片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宗教教导人生的方向,而电子游戏和鸦片则引导人生向不同的方向。父母劝戒儿女吸毒,因为那是有害的,于健康,与心灵,即使态度是强制性的,也是可以接受和理解的。但是信仰,修行,宗教,则是不同的。世界上,有信仰和宗教的国家很多,对于个人的心灵,对于国家的规则和稳定,信仰和宗教都是有益的。

中国在人权上还有理亏,但是中国在进步!在稳定的基础上,人权是中国的方向。

中国的民主

首先对64的遇难者表示怀念和敬礼。他们是为了中国的一种希望,一种中国人应有的权利。

64的正面,在于对中国的一种积极和推动。有很多文章讲述,这里不再重复。

64的负面,在于:
1.民主的概念和内涵,还有在中国这块特有的土地上,民主怎样具体?这本是64的主导思想,应该是既清楚又实用的,可惜,只是止于学习西方,把美国的体制搬来就好了这种学生化表面。

2.回头看来,64的背后推动是一场政治。64的领导学生们,都神奇的逃到了国外,唯一剩下的是王同学,大概因为他没有后台,即使入狱,政府也没想把他怎么着,几年后,把他赶到了哈佛。名义是在国外治病,这个理由,打死俺也不会相信。很多人很佩服王同学,因为他是64里最干净的,这一点,连中央也不例外。政治运动的始作俑者。。悲哀。

3.中国的民主,应该是一只“黄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能抓到老鼠。民主不是炒作,民主也不是哗众取宠。中国的民主,不是美国的“三位一体”的政治体系。他应该是一种当今的“禅让制度”。不论哪种体系,只要有一心为公的领袖,就是国民的福报。美国的”后克林顿“时代,中国的”现在进行时“,就说明了这一点。中国在往上走,美国再往下走。


source:youtube

4。維基解密:美國早知六四沒有天安門廣場屠殺

现在所谓的民主,有点倾向于政体。民主的提倡和支持者们,建议中国的政治向美国的三位一体靠拢。这只是政治,而不是指人民,他的可行性值得商榷。民主不等于美国, 民主等于人民 !对于任何一个理想的领袖与政体系统,人的权利得到尊重,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至于美国的三位一体制,还是中国的禅让制,这是国情的问题,不是口号,也不是炒作。讲实在话,这是“黑猫与白猫”问题,国家强了,人心有了,就是“绿猫”也可以用嘛。

中国的21世纪

心的权利是中国在21世纪努力的目标。人权的核心在于心的权利。尊重人权,是21世纪的基本现象,在每个国家都一样,尤其在中国。中国在变好,这是不争的事实。20世纪,及之前的几百年,中国不和平,中国也不进步。在这几百年里,中华民族在折腾。中国在追求民权,追求民主,但是最主要的,对于政府和领袖,是国家的统一与和平,这是毛先生,将先生,邓先生毕生追求与奋斗的理想。现在,他们的理想达到了。中国统一了,和平了,没人饿死了,没人造反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好了,国家也没人欺负了,中国已经具备了尊重人权的资本。时至21世纪,尊重每个人心的权利,是时候了。

心的权利,包含选择生活的方式,选择信仰的权利,信仰不是逻辑,他是“很不讲道理”的。信仰的权利,是中国比较敏感的话题,因为有很多界的农民起义都与迷信宗教有关。不过应该指出的是,迷信不是起义的原因,起义的原因是没饭吃,没房住,太穷了。迷信只是起义的借口而已。而这个不和平的原因呢,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不在了。在当今的中国呢,信仰可以谈了。在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信仰是一个基本的权利,中国也应该一样了。人也应该有选择生活的方式,但是有一条,这种方式不能造成对别人,对自然界,对生灵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