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啡肽和多巴胺

内啡肽与多巴胺。都可以让我们产生愉悦感,多巴胺(明亮的多巴胺音乐Ω 多巴胺.mp3 Ω)偏重于感官与物质,促进多巴胺的是美食美器;内啡肽偏重于自律与精神,促使内啡肽的是身体的疼痛,用痛并快乐着来形容内啡肽再适合不过。 内啡肽与多巴胺的关系是乐与幸福 的关系,一个是短暂的、初级的快乐,一个是长期的、奋斗的快乐。

内啡肽与人生的本质。甜的东西对我们都是不好的,逆境挑战都是历练我们品质的机会,对我们都是好的,这就是内啡肽。有两种人生,快乐人生和幸福人生,快乐人生追求短暂的多巴胺,幸福人生是先苦而后甜。生命中就有两种人,其中一种人认为并且深信,人生是生命长河一种短暂的形态,对于第2种人来说,他们以为所谓的苦就是对灵魂的历练,他们会善用这一种苦,把它转为一种正能量来提升自己,这是一种开悟的人生。即便这些苦是好的,大部分人也不会去自讨苦吃,但是这些苦来了、便是生活的机遇,危机危机,危险就是机遇,这是一种人生的观念,有的人天生就有,有的人永远都不会有,他们就是享乐,如果能够心安理得的享乐,那是因为有福报,但是福报用完了就没有了;没有这个命还在享乐,那是他福报不够,比如腐败分子,抓不到就逃到外国隐姓埋名委屈此生,抓到了就在监狱里“享受人生”。这两种人的人生观都差不多,及时行乐,永远都会喜欢短暂的多巴胺,他们不知道内啡肽是干啥的?

保尔柯察金也算是第2种人,他这样说,“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中国的孟子也算是第2种人,他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听起来挺不吉利的,不过懂事的人都知道他说啥。

喜欢内啡肽的人是奋斗的一生,以苦为乐,苦并快乐的活着,虽然喜欢奋斗,也离不开短暂的多巴胺,多巴胺是偶尔的调剂品,团结又紧张,严肃也活泼,生活也要中庸,喜欢自律的人也离不开短暂的放松调剂。

自律要靠内啡肽那些自律的人,因为持之以恒地运动或做某件事,就会产生持续激荡的快乐,所以,越自律越快乐越幸福。自律的人对生活的自主性和掌控感比一般人更强,对他人的影响力也更强,毕竟大家对于自律的人多少有些敬佩,相应的血清素也会更高。自律的开始是兴奋,有多巴胺的作用,最难的是在过程中要有耐心和意志力,这就用到了内啡肽。

从生理功能来讲,内啡肽是一种补偿机制,可以帮你隐藏身体的痛苦,让你坚持完成某个任务。如果你经常锻炼或跑步,在不断推动自己超越自我极限,咬牙坚持再多做10个动作,多跑一百米后得到的快感就是内啡肽带来的。奋斗之后的快乐,自律后的愉悦,很多都是源自内啡肽的作用。保持定期的、有规律的运动,可以促进内啡肽的分泌运动。如果没有成为习惯,只是偶尔动一下,对促进内啡肽分泌的作用不大,只有不断重复这种行为,让它内化成为我自愿的一种习惯时,内啡肽才会分泌。内啡肽是人类的一种自然机制。当机体有伤痛刺激时,内源性阿片肽被释放出来以对抗疼痛。在内啡肽的激发下,人的身心处于轻松愉悦的状态中,免疫系统实力得以强化,并能顺利入梦,消除失眠症。内啡肽也被称之为“快感荷尔蒙”或者“年轻荷尔蒙”,意味这种荷尔蒙可以帮助人保持年轻快乐的状态。吃辣的快感,辣味会在舌头上制造痛苦的感觉,为了平衡这种痛苦,人体会分泌内啡肽,消除舌上痛苦的同时,在人体内制造了类似于快乐的感觉,而我们把这种感觉误认为来自辣味本身,所以,很多人喜欢辣味食物。

参考书:清华大学心理系主任彭教授在《活出心花怒放的人生》

 


上海交大2022年本科生录取通知书.mp4

上海交大2022年研究生录取通知书.mp4

上海交大2022博士录取通知书.m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