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夏衍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问:世界上什么东西的气力最大?回答纷纭的很,有的说,有的说,有人开玩笑似的说:是金刚。金刚有多少气力,当然大家全不知道。

结果这一切答案完全不对,世界上气力最大的,是植物的种子。一粒种子可以显现出来的力,简直是超越一切。

这儿又是一个故事。

人的头盖骨,结合得非常致密与坚固,生理学家和解剖学者用尽了一切的方法,要把它完整地分开来,都没有这种力气。后来忽然有人发明了一个方法,就是把一些植物的种子放在要剖析的头盖骨里,给它以温度与湿度,使它发芽。一发芽,这些种子便以可怕的力量,将一切机械力所不能分开的骨骼,完整地分开了。植物种子力量之大,如此如此。

这,也许特殊了一点,常人不容易理解。那么,你看见笋的成长吗?你看见被压在瓦砾和石块下面的一棵小草的生成吗?它为着向往阳光,为着达成它的生之意志,不管上面的石块如何重,石块与石块之间的如何狭,它必定要曲曲折折地,但是顽强不屈地透到地面上来。它的根往土壤钻,它的芽往地面挺。这是一种不可抗的力,阻止它的石块,也被它掀翻。一粒种子的力量的大,如此如此。

没有一个人将小草叫做大力士,但是它的力量之大,的确是世界无比。这种力,是一般人看不见的生命力,只要生命存在,这种力就要显现,上面的石块,丝毫不足以阻挡。因为它是一种长期抗战的力,有弹性,能屈能伸的力,有韧性,不达目的不止的力。

这种不落在肥土而落在瓦砾中、有生命力的种子决不会悲观和叹气,因为有了阻力才有磨炼。生命开始的一瞬间就带了斗争来的草,才是坚韧的草,也只有这种草,才可以傲然地对那些玻璃棚中养育着的盆花哄笑。

 

 

教育

衍平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问:教育的精髓在于什么?回答纷纭的很,有的说“读书”,有的说“学习”,有人开玩笑似的说说:是“社会需要”,社会需要多少教育,当然大家难以讲明白。

结果,这一切答案都没有讲到点,教育的精髓,是“育”。体验和坚持的过程,简直是非常美好。

这儿又是一个故事。

在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基督山伯爵》中,有这样一段。老者说“出色的剑客不一定要赢,是速度!手的速度,脑的速度。”让手掠过水滴,不能打湿,老者一边说一边做。年轻人学习老者的做法,不自然的问了一个我们常问的问题“要练多久?”老者没有回答他。通过自己亲身体验和坚持,他做到了。

这,也许特殊了一点,常人不容易理解。那么,你看见过竹子的坚持吗?你看见过朗朗成为世界知名钢琴家背后的努力与坚持吗?他为着自己的梦想,为着达成他的钢琴家意志,不论付出多少辛苦与汗水,他必定要经历痛苦与磨砺,但还是有了最后的成功、成名。他做了一个比喻,弹钢琴就像跑马拉松似的,开始时候跑挺兴奋,中间有一个极点,跑到一定的时候,很容易就退回去,就是那样,如果冲过去就过去了。成功与失败的差距,如此如此。

当一个人体验与坚持之后,这种努力,的确是可以成功。这种努力,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只要生命存在,这种努力就要显现,不管如何艰辛,都会有最后的所谓成功。因为它是一种“长期抗战”的努力,有磨砺,能被珍惜的努力,有汗水,不达目的不止的劲。

这种被一般人所忽视的体验与坚持、成功的人士绝不会轻言放弃,因为有了目标才有磨练。生命开始的一瞬间就带了成长的体验,也只有这种体验,才可以傲然地对那些放弃与借口相伴的人哄笑。

    

                                     胡艳苹写于长宁区图书馆

                                    201633  星期四